小灰狼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翠微居小说网www.made-in-france.org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两名高中生公然在客厅外放看片,屏幕里的男演员正一点点褪去上衣,小受皮肤白里透红细腻光滑,小攻皮肤略黑粗糙。

镜头特写小攻向小受吻去,小受捧脸回吻,接着小攻对小受上下其手…

高中生看了会流鼻血吗?“啧啧啧”,这似曾相识的剧情,这熟悉的姿势。

“不看了,没意思,”单元其索性按下暂停键,画面停留在小受给小攻咬的环节。

苏庆欲一脸迷惑:“不符合口味?”

免费的片子质量确实不怎么样,没什么看点不说,剧情太拉夸,颜值也不行,他俩看片目的是培养情趣,其中一方对这片不感兴趣,也就没有再看下去的欲望了。

苏庆欲咽了咽口水,走向冰箱,拿出一瓶冰可乐,然可乐外壁湿滑,从他手中脱落,砰的一声,掉在地上。

正巧单元其刚从厕所出来,蹲下从桌角捡起那瓶可乐,拇指和食指用正常的力度旋钮瓶盖,刺啦——泡沫加液态状的可乐不断往瓶口溢出,单元其就不该马上打开摔在地的可乐,现在才后悔,心中一片草泥马在奔腾。

他花白的体恤,裤裆上全是可乐液,冰凉凉的可乐洒在三十七度的皮肤表面,简直透心凉心飞扬。

“操,我的衣服。”

苏庆欲抿嘴一笑,“看不出来,你连这点常识都不懂,笨手笨脚的弄得衣服上都是。”苏庆欲不光嘴上说,他还带舔的,掀他的衣服,脱他的裤子,舌头不够长,舔不到里面的,让他腿岔开一点。单元其前一秒刚从厕所尿完回来,那里脏的要死,苏庆欲也不嫌弃,舔得入迷,边舔边说他身上的可乐味好香甜,那可是混合着汗液与尿液成分的可乐。

单元其勉为其难的开着双腿,保持原来的姿势,任由苏庆欲放纵允吸,直到舔干身上的可乐为止。

舔着舔着不知所措的扭动起来,单元其的小腹伴随呼吸、心跳、脉搏,起起伏伏,中间多出的红棒棒直挺挺,开什么玩笑,舌头在口腔本就是个柔软的组织物,现在剐蹭在这敏感的肌肤上,充当起清洁物。

他的脸红得像一颗熟透的西红柿,酸酸甜甜真诱人。

“宝贝你真可爱。”

“闭嘴,能不能别说话。”

“好好,先叫一声老公。”

“不叫,你个大嘴怪”

单元其吐槽苏庆欲是污水里的清道夫,专吃脏东西的怪物,苏庆欲表示不服,脏东西?怪物?不就是变相的说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快穿.救猫日记

快穿.救猫日记

Lsp
我夜夜思念我的宝贝辰尧。 微笑的他,哭泣的他,在我身下颤抖的他。 他很美好,很可爱,他比漫天星空更闪耀。 可是他躺进了病房,忘记一切。 为了救他,我走上了穿越各个小世界的道路。 1 主人和想要逃走的小猫 猫咪君 2 采花贼与公子 沈曦君 3女霸总和小特助 姜盛羽 4直女和可爱小0 shawn 5欢迎提供idea *女主淡定霸总挂x男主年下小奶狗 *心gb身不gb *不涉及任何背德/乱伦/三观不正思
言情 连载 3万字
乱伦之抽插女儿的蜜穴

乱伦之抽插女儿的蜜穴

旺仔
晓雯蜜穴里柔软、湿热的皱褶嫩肉不停的蠕动着挤压父亲的肉棒,让明德更用力的将肉棒往上顶,同时他也将女儿的臀部往下压,让肉棒每一次都深深的插入女儿的子宫后,他就抱着女儿的小屁股旋转几下,让抵住女儿花心的龟头也跟着用力的旋转摩擦。
言情 完结 1万字
一等爱情

一等爱情

一杯清水
他们悄悄隐匿在小城里,隐秘而短暂地相爱。 他们不曾有众人的祝福,不曾有湿热缠绵的吻,不曾有翻云覆雨的交融,他们没有普通爱侣唾手可得的幸福,没能相濡以沫到老,却拥有这世间,最一等的爱情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听小驴老师作词的《只你爱我残缺》的激情产物 小驴老师yyds 真的是一杯清水!
言情 完结 3万字
情欲两极

情欲两极

aksen
《情和欲的两极》作者:aksen|他到现在还不算很清楚为什么这个自己过去这一年曾经勾引过几次,却完全没有得到回应的女人,突然同意跟自己开房玩ons,而且来了之后还走了又回地反复了一次。但在徐芃插入施梦萦阴道的那一刻,这些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了……
言情 连载 240万字
穿越到合欢宗后,我的嘴就再也没停过

穿越到合欢宗后,我的嘴就再也没停过

陈二秃
莫名穿越到《某某宗女修修炼手札》后,我过上了发小羡慕的np日子,但发小总是担心我死在男人床上。(双性,男男,男女,女女,np,人兽,自慰,随性开车。)
言情 连载 1万字
醉酒之后(1v1H)

醉酒之后(1v1H)

声声慢
柳絮喝醉了,走错楼层,用自家钥匙打开了楼上邻居家的门。 屋里,孟澧正在洗澡。 神智不清的柳絮,以为正在洗澡的孟澧是自己暗恋的男神。 她往前扑去,一把抓住男人胯间的那根棍子,鼓着嘴,嘟囔道:“肖白,你这根东西好粗,跟梦里的一样大。” 孟澧蹙眉,嫌恶地望着她,冷声斥道:“疯女人,松手。” 柳絮充耳不闻,张开檀口将那根粗物含进了嘴里。 温暖湿濡的口腔将男人的粗物裹得紧紧的,孟澧身子一僵,下腹紧绷,本是软
言情 连载 18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