馀悲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翠微居小说网www.made-in-france.org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山雨欲来风满楼,云端的天空灰蒙蒙的,一场大雨将至,云京的高宅大院里也是死气沉沉,望风而逃的人如潮水一般从四方的窟窿里倾泻而出,到头来,一国之都剩下不过百人,大厦将倾。

白家也是空荡荡的,前两日,白永羲亲自把仆从尽数遣散,他从来都是个聪明人,顺势而为,革命者的队伍日益壮大,朝廷节节败退,估摸着不出半日就要攻上云京,朝廷无应战之将,人心惶惶,在劫难逃。

摄政王殿下终究是个凡人,没有逆天之能,大势已去,无力回天,处理完最后一点事情,与往日一样,穿戴齐整入宫,就是如今宫中连守门的都跑了个干净,到处都是抢夺的痕迹,碎瓷片,破瓦片,乃至地上的青砖都不知被谁被撬开了几块。

这战火还未燃起,宫内已是千疮百孔,死气沉沉,白永羲穿着朝服身处其间,格外怪异,好在宫中连人都没剩几个,无人在乎。

没有落日,却已是沐余晖而生。

紫宸殿外,一树梨花在风中左摇右摆。

白永羲一路畅通无阻进入紫宸殿,紫宸殿里就剩下两个小婢女和小皇帝,小皇帝这些日子憔悴许多,白永羲看了心疼,见他还在写功课,白永羲摸摸小皇帝的头,把他手头上未写完的功课拿开。

即使小皇帝已经尽量学着镇定,还是掩饰不住从心底出现的恐慌。这功课上乱糟糟的墨痕掺着点点泪痕,要是往日,白永羲非罚不可,现下却少了这份心思。

十几岁的年青人还未真正做出几件利国利民的大事,俨然成了史书上的亡国之君。

见白永羲来了,小皇帝抛下了最后的伪装,扑进白永羲怀里,死死揪着白永羲的衣襟,直把白永羲衣裳都捏皱了。

“哥哥,我是不是很没用,他们都走了。”闷闷地在白永羲怀里轻轻哭泣。

“不是你的错。”白永羲拍着他的背,轻轻的安抚,言语里是少见的温柔。

小皇帝哭着哭着,睡着了,松开了手,白永羲顺势想把小皇帝抱回榻上,好好睡一觉,小皇帝眼底的血丝和眼下的青紫都盖不住了,小皇帝却像感觉到白永羲意图,一下子就醒来。

“哥哥别走!”小皇帝抱住白永羲的腰,不肯松手。

白永羲见状也不强求,只是拍拍他的背。

“睡罢,哥哥在。”

窗外,一场大雨不期而至,拍打着满树的梨花。

一个小宫女扯着衣袖,“殿下。。。”另一个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快穿.救猫日记

快穿.救猫日记

Lsp
我夜夜思念我的宝贝辰尧。 微笑的他,哭泣的他,在我身下颤抖的他。 他很美好,很可爱,他比漫天星空更闪耀。 可是他躺进了病房,忘记一切。 为了救他,我走上了穿越各个小世界的道路。 1 主人和想要逃走的小猫 猫咪君 2 采花贼与公子 沈曦君 3女霸总和小特助 姜盛羽 4直女和可爱小0 shawn 5欢迎提供idea *女主淡定霸总挂x男主年下小奶狗 *心gb身不gb *不涉及任何背德/乱伦/三观不正思
言情 连载 3万字
乱伦之抽插女儿的蜜穴

乱伦之抽插女儿的蜜穴

旺仔
晓雯蜜穴里柔软、湿热的皱褶嫩肉不停的蠕动着挤压父亲的肉棒,让明德更用力的将肉棒往上顶,同时他也将女儿的臀部往下压,让肉棒每一次都深深的插入女儿的子宫后,他就抱着女儿的小屁股旋转几下,让抵住女儿花心的龟头也跟着用力的旋转摩擦。
言情 完结 1万字
一等爱情

一等爱情

一杯清水
他们悄悄隐匿在小城里,隐秘而短暂地相爱。 他们不曾有众人的祝福,不曾有湿热缠绵的吻,不曾有翻云覆雨的交融,他们没有普通爱侣唾手可得的幸福,没能相濡以沫到老,却拥有这世间,最一等的爱情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听小驴老师作词的《只你爱我残缺》的激情产物 小驴老师yyds 真的是一杯清水!
言情 完结 3万字
情欲两极

情欲两极

aksen
《情和欲的两极》作者:aksen|他到现在还不算很清楚为什么这个自己过去这一年曾经勾引过几次,却完全没有得到回应的女人,突然同意跟自己开房玩ons,而且来了之后还走了又回地反复了一次。但在徐芃插入施梦萦阴道的那一刻,这些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了……
言情 连载 240万字
穿越到合欢宗后,我的嘴就再也没停过

穿越到合欢宗后,我的嘴就再也没停过

陈二秃
莫名穿越到《某某宗女修修炼手札》后,我过上了发小羡慕的np日子,但发小总是担心我死在男人床上。(双性,男男,男女,女女,np,人兽,自慰,随性开车。)
言情 连载 1万字
醉酒之后(1v1H)

醉酒之后(1v1H)

声声慢
柳絮喝醉了,走错楼层,用自家钥匙打开了楼上邻居家的门。 屋里,孟澧正在洗澡。 神智不清的柳絮,以为正在洗澡的孟澧是自己暗恋的男神。 她往前扑去,一把抓住男人胯间的那根棍子,鼓着嘴,嘟囔道:“肖白,你这根东西好粗,跟梦里的一样大。” 孟澧蹙眉,嫌恶地望着她,冷声斥道:“疯女人,松手。” 柳絮充耳不闻,张开檀口将那根粗物含进了嘴里。 温暖湿濡的口腔将男人的粗物裹得紧紧的,孟澧身子一僵,下腹紧绷,本是软
言情 连载 18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