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名字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翠微居小说网www.made-in-france.org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第二天是太阳天,戴头盔太热,我就戴了那种流行的防紫外线的庶阳帽和默镜,我早早的出了住的小区,只有门卫看见我,我怕迟了小区进出人多看到,尽管我在小区不认识几个人,出了小区更没有我认识的,我就不怕了,穿这条裙子骑车真是一点都不舒服,两腿紧紧的,于是我只好把裙子向上提,但是这样一来骑车时,前面的裆部就只有露出来了,在前面的人只要想看从我边上过就能看见,出来了没办法,我想在骑行时是没人会看到的,下了车就没什么了。

汪哥来看到我穿的非常满意,我们说笑着上了路,汪哥看到我这么暴露,就没伸手进去摸奶,可能大家会说,他怎么伸进去呀?其实腋下开着低叉,两边还有拉链,要想摸是很容易的,汪哥只是在外面弄了下奶又捏了下奶头我们就出发了,一路上他打了好几个电话,说什么他办完事就去逛街和去一个香株寺的,我开着车也没听明白,其实我们一到县城把车奇放好就上了街,还在我们刚进城时我就看到好多人看我们,我知道一定是我的穿着太性感,太暴露,太洋气了,现在在城里走,看的人更多了,不断有人向我指,我没管他们只管和汪哥一起在街上走,我让汪哥坐"三轮"汪哥说走走,不远。我没法,只有这样穿着高跟鞋让别人这样看我跟他一起走,昨晚在灯光下看不怎么看得清里面的,可白天看就不一样了,再加上在太阳光下,我里面的奶能看得一清二楚的,汪哥说从侧面看能看到撑起的一些毛,我说就是你,让我当模特,不过也没法了,好在这城里我没有认识的人,就是有谁又能知道这就是那原来土里土气的方沁呢。我们逛商店,进馆子,到处都是挣大双眼看我的人。下午,我和汪哥去了香株寺,就有香客说,怎么能让她进寺里呀,我们没管别人,我跟菩萨进了香,磕了头,可就在我每次烧香磕头时,总有不少人有我后面说和指,汪哥也站在我后面,也没理他们,有个女的说:看够没嘛,清清楚楚的,走。然后又丢一句:骚婆娘。拉着那男的就走。男的不想走,边走边回过头朝我这边看,说:人家那么多人都看得,我为啥不能看。我知道是在说我,后来我问汪哥是什么原因,汪哥说,你磕头是,屁股抬得老高,把屄都露出来了,后面的人全看见了,连你弯着腰时和尚都直直的看着你吊着的奶。以后的两坐菩萨我就没跪下磕头了,就只弯着腰合着双手作三个乙,但周围的人还是看着我,和尚也看着我的奶不转眼,后面的几个男的说,跪下磕头呀,磕头才干诚。我知道他们是想看我的屄,我看了他们一眼,没理他们。拜完菩萨后出来喝茶休息,好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一眼入蛊(意淫香港1v1)

一眼入蛊(意淫香港1v1)

吴嫣然
这个书名现在不土了……这个故事的灵感是香港老电影,故事发生在香港。高冷禁欲系黑社会老大x聪明且老司机的富家养女微博:-猫柳春眠你的催更是我的动力或许吧……
言情 连载 2万字
朕

王梓钧
回到明末,沦落为奴。这皇帝,乞丐做得,建奴做得,流寇做得,家奴就做不得?
言情 连载 353万字
国师座下都是狗

国师座下都是狗

久久
国师被逼迫必须留在皇宫中,有被刺激到报复朝堂的故事。 所有人都是国师的狗,他养了无数的狗,太子,将军,丞相,还有魔教……… 一攻多受。 这个大概属于放飞自我的文,以肉为主。
言情 连载 11万字
我脑中有好感度系统

我脑中有好感度系统

春暖花开
上海八月的天气,燥热无b,s热的风吹在身上,给人一种粘粘的感觉,极其的难受一间六七平米的廉租房中,王逸正在电脑上玩着一款日本的se情游戏,这款名叫《人工学院》的游戏,可以泡同班的nv同学,并且根据每个人不同的好感度,发生超友谊的关系……
言情 连载 27万字
君许诺,倾三生 R18

君许诺,倾三生 R18

梁寤歌
?文案:幽冥道远,晓波忘川清凉滑过彼岸灼灼,如果有恨,抑或有悔,可否重来?「离姬,这世我负你,来世定不负。」「皇上,但愿臣妾来世化身为蝶,您做那朵牡丹花。」方晓繁花苦。「瑟瑟,我必以十里红妆迎你。」「你可是当真?」「瑟瑟,跟我回去。只有你是我的妻。」「我不要了。」三生三世有时尽,盼来世再也不见。身在幽冥,那一抔忘川水,你喝是不喝?身不由己,谁负了谁,你爱是不是爱?锦瑟无端五十弦,一弦一柱思华年。庄
言情 连载 1万字
毒 du

毒 du

不详
一个雷雨交加的深夜,男人提着长型的运动袋包,走进了阴森森的厂房里。 自从政府提倡整顿废料污染,这座排放污染源的化工厂便被勒令停止劳工作 业。随着职工与设施的尽数迁移,便剩下一座约有数百平米的厂房,多年来一直 空荡荡的。 厂房中很是凌乱,地面上尽是老旧的破木板、生着青色霉藓的水瓶子、皱巴 巴的纸巾和一些脏兮兮的避孕套之类,许是游人旅客和小偷们随意弃下。男人无 意抬脚一挥,将一块木板踹了出去,不想积淀
言情 连载 1万字